1. 首页
  2. 女子

中国对女性

俞敏洪发表了对女性不公的言论,你感到愤怒吗?不公?敢于说真话,这新闻也刚好印证了俞老师的观点
为什么中国男性对“本国女性交往外国人”那么在意?大家其实并不是在意本国女性交

俞敏洪发表了对女性不公的言论,你感到愤怒吗?

不公?敢于说真话,这新闻也刚好印证了俞老师的观点


为什么中国男性对“本国女性交往外国人”那么在意?

大家其实并不是在意本国女性交往外国人!事实上,中国男人并没有那么狭隘!中国男人可以是说这个世界上最具有温和度和包容度的男人了。

如果是真正因为爱情,不管是女人喜欢哪个国家的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或者喜欢独身。中国男人都能接受和祝福,甚至于是女人的坚强后盾……现在中国支持女性权益的,很多都是男人啊!他们如果真的介意什么,应该把女人关在家里而不是为女人争取权益。

那么,他们介意什么呢?他们介意有些女人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其他虚荣心或者满足金钱地位的想法一定要找外国人。他们本身介意的是,这些女人不尊重自己,没有尊严的状态。

以及,有些女人廉价把自己送到外国人的床上,让外国人以为中国女性都是如此不自重的行为。因为,中国男人也是父亲,他们也有女儿。某些女人让外国人误会中国女性都是廉价的床上用品,也伤害到了他们女儿的形象,自然,作为父亲,当然介意。

为什么很多中国高校男教授经常大言不惭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

这些男教授,年龄在四十五岁以上至六七十岁不等。他们从受教育阶段开始,一直到他们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的阶段,一直都生活在重男轻男、歧视女性的社会氛围之下,他们当然不觉得歧视女性有什么不对。

就像你穿越回明朝,你要是告诉当时的士大夫,女性也可以跟男性一样平等地享有权利,也是有自我的人,他们不仅不会反思,反而会大声喝止你,认为你不守孔孟之道,道德败坏,害死女人;

今天的这些教授,同样认为,女人本来就是比男人低一等的动物,跟男人同样地上学已经够糟了,还想跟男人有同样的升学机会?这是大逆不道,阴阳倒错,世风日下啊。

还有一点,这些教授的“成功”,是得益于歧视女性、打压女性的社会环境的,因为至少这样的社会机制,帮他们减少了一半的竞争力,让他们的竞争对手大大减少,他们有了更多的上位机会。

这也是让他们非常怀念的。

所以当今天女生们普通能读书了,上大学的女生越来越多了;因为女生的社会环境恶劣,她们不得不更努力地学习,整体上她们的学习成绩比男生还要稍强——这也让教授们很生气:一定要把考题改了,一直改到男生能比女生强,才算合理。君不见,只要给足够的时间,不管怎么改,女生还是会拔得头筹,至少不亚于男生。

怎么办?别看成绩了,只要是个男的,就录取;女的就不录取。

除了《中国妇女报》总结的这些教授以外,这两天我又看见微博上还有一位山东大学的老师@步军都虞候 的言论。同样也很具有代表性。他的言论当中,还有一个特点:特别怀念当年(约八十年代时的大学)女生少的时代:比如说,

“老师在表扬优秀生,绝大多数都是女生。我上学时,女生多数笨笨的,优秀生男生要占压倒优势。教育肯定出问题了。”

“我88年上学时,……而且山大考古系流传着不招女生的说法。当然,如今他们几乎是只招女生了。”

“(山大)女生成灾了。”

“国家得善待、优待、培养男生。”

并不是断章取义,他这样的言论极多。估计也是很多老师的心声:他们不去想为什么男生的成绩不够好,而只想着,如何把优秀的女生拉下马。

讲真,这位步老师的水平,如果不是仗着以前的教育资源比现在更不公平,女生无学可上,他能否考上?以后的工作中能否竞争得过女生?存疑。

因为工作性质,我经常与中年及以上的知识分子打交道。多年来,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有可能在自己的领域做得不错,但一旦深入了解到他们的价值观,几乎没有见到过尊重女性、能把女性当作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的。这些人,生活在一个畸形价值的成长环境、工作环境当中,并且因此而受益;并没有一个“平等”“公平”的价值观,你怎么能指望他们忽然醒悟过来?

只能寄望于年轻一代的学人了。

如何看待张雨绮、六六两位女性对俞敏洪的指责?

谢邀。她们对号入座,是被说到了痛处,是女性虚荣激怒了她们,张雨绮自身婚姻无不带有极大的功利性,否则她能下嫁品行猥琐王某安?本想利用男人开启自己的锦衣素食少奶人生,不曾想美梦半路夭折,成了可怜离异女。俞敏洪一语中的,直揭她们疮疤,婚姻惨不忍睹梦断黄梁,岂不恼羞成怒要怨妇般的发泄骂街。某些明星仰慕权贵、崇尚金钱的婚恋观,因自身明星效应,成了道德堕落的祸手和助推者。某些媒体内心虚弱,不敢承认、试图遮掩这一严酷的社会现实是徒劳的,敢于正视和勇于纠正时弊,才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俞敏洪痛心疾首地针砭时弊,其思想光辉有如当代鲁迅,他大可不必似是而非的自我否定,更不必道歉。

中国对女性的物化已经到达什么程度?

不是对女性的物化,是女性自己在物化自己!举个例子,女权癌们整天说女人是用来宠的,宠什么?宠物才需要宠!与宠物对应的是主人,难道宠物跟主人地位一样吗?女权癌晚期患者们不这么想,她们认为宠还要宠,地位还要比主人高,逻辑真是匪夷所思!

你是否认同俞洪敏对中国女性的描述?张雨绮的“怒怼”有没有道理?

俞先生的话,任何女人都可以怼,就是张雨绮不能怼。她选男人的标准刚好被俞先生说中。她就是先忍钱,后来发现人品不行就离婚,如此反复。

俞敏洪对女性的评论大家觉得合适吗?

我看了不下三十篇主流媒体关于此事的评判,无一例外地都在指责俞敏洪,但底下的评论却几乎都是支持俞敏洪,这件事还真有意思了,普通老百姓这次还真是空前绝后地团结,看来主流媒体对这些年来导致的社会堕落文化的盛行负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不敢承认而已!一个商人,一个口无遮拦的商人说了一句实话,却被怼得体无完肤,以后谁还敢说实话?接着自欺欺人吗?

俞敏洪关于“女性堕落”的话到底对不对?

当然不对,试问:俞敏洪先生是不是女人所生?俞敏洪先生的妻子是不是女人?所以,他一言既出,招来骂声一片,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虽然,现实中也确有俞敏洪所说的那种女人。但是,毕竟只是极少数,俞敏洪先生之所以被骂、被抛向风口浪尖,就是这位先生不分好歹、鱼龙混杂的一棍子打了一大片所致。

你们对俞敏洪最近女性言论的见解是什么?

俞敏洪说这句话的意思,从字面上理解是对女性朋友有点偏见和歧视,但经过深层次的分析,也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首先理解他说这句话也并不是针对于全部女性,其实是有所指的,这个不能误解,相对于大多数的女性朋友来说,对于社会贡献,家庭奉献是被认可的,也是肯定的。

但对于那些拜金,生活作风浮夸,金钱为上的女性,确实是有一定的鞭挞作用,也是一针见血的,并没有手下留情,说的很到位,真正针对的正是这部分女性。一个国家的兴衰,女人所起的作用并不比男性少很多,在国家发展振兴的过程中,女性也是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这点毋庸置疑。

但是假如一个国家的女性,都热衷于拜金,为了金钱可以不顾尊严,可以不要脸面,可以放弃一切追求,什么国家、民族大义抛在脑后,这才真是可怕的,因为毕竟女性在传承文化,教育后代方面是第一责任人,子孙后代受影响是最大的,在这方面男性是不可比拟的。

都记得孟母三迁的典故吧?孟母就是为了儿子不受到外界不良因素的影响而三迁居所,所以为后代留下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大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如岳母刺字等等,这都是伟大的母性的代表。如果让那些只图享受,拜金的女人充斥整个国家,那后果会是怎样,真的有点不可想象。

所以俞敏洪说这句话,对于大多数女性朋友们大可不必义愤填膺,要给予足够的理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吗?真正一个好的女性是不好会为这句话,而劳神动感的;其实说这句话也是警示那些只想不劳而获,贪图享受的女人,要端正人生态度,真正担负起作为女性应担负的责任来,这可能就是俞敏洪真正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吧!

怎么看中国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深圳女性要求最高?

近日,一份专门针对单身群体的调研报告出炉。报告指出,目前我国单身人口近2亿,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造成单身人口越来越多的原因有5个,包括中国人口性别比失衡、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择偶经济要求也越来越高等。据统计,2016年深圳单身女性要求男性收入15920元,北京14900元,上海12065元,广州8975元。相比之下,男性对于女性的收入要求普遍较低,80%的单身男性表示对方收入低于5000也可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

  所谓“第四次单身潮”的说法实则也早已有之,只不过其过去更多只是出现在学术写作中,而甚少在公共舆论层面被广泛谈及。而这一次,有媒体借势又抛出所谓“中国正面临第四次单身潮”的观点,引发公众一片热议,着实并不令人意外。当然了,客观来说,这一提法只能算是“老调重弹”。与之相较,报告中所援引的一些新近的案例与数据,反倒更有看点。

  根据这份报告,深圳、北京、上海,是去年度中国女性择偶收入要求前三名的城市,而其中“深圳女性要求男方月入1.6万”更名列榜首……遗憾的是,现有的调研分析,虽然统计出了各个城市的样本数据,但是对这一“数值”的形成机制,却仍然缺乏精准的、有说服力的解释。试问,到底是哪些因素决定了女性关于对象的收入预期?是城市生活成本、自我价值“估价”,抑或是纯粹的心理偏好、社会的婚恋传统?如果将这一切比作一个市场,那么其达致“均衡价格”的过程,无疑充满着不确定性。

  时至今日,我们对于单身群体的社会学理解,仍旧停留在所谓关联性判断、定性化研究的阶段。比如说,“女性学历越高、收入越高,单身概率越高”等等。但是需要追问的是,这些现象到底意味着什么?其作为单一个体自主选择而合流成的群体特征,于整个社会会产生何种影响?又是不是有必要、有方法,采取相应的公共干预?凡此种种,都要有待于以精细化的研究给出专业的结论。

  丝毫不必怀疑,在“第四次单身潮”的提法热过之后,舆论还是能找到新的概念,来重复那些絮絮叨叨的讨论。从一个概念到另一个概念,由一个个琐碎话题所主导的关于“单身现象”的议题设置,显然并不能沉淀下多少有价值的共识或建议。而至少应该弄清楚的是,当我们热议单身现象,我们到底想表达些、推动些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